当前位置: 首页 > 查重资讯 > 知网查重 > 大家知道查重入口债权多重让与问题吗

大家知道查重入口债权多重让与问题吗

时间:2019-01-28 09:39:28 编辑:毕业帮

 

大家知道查重入口债权多重让与问题

 

  由案例引发的思考

 

  案例一:妙鼎公司系一家从事建筑安装工程的公司,吴玉根挂靠在妙鼎公司名下对外以妙鼎公司名义承建工程。2006年10月,吴玉根以妙鼎公司的名义与宏发公司签订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约定由妙鼎公司负责宏发公司厂房建筑项目,郁新龙系妙鼎公司该项目的负责人。在工程施工期间,妙鼎公司又与申祥公司签订混凝土购销合同,向申祥公司购买该厂房建筑项目中所需的混凝土,货款总计人民币630,520元。[罗华:《试论债权转让限制性规定》,载《四川教育学院院报》2005年第1期。]

 

  以上案例所涉及到的债权转让的问题,实质上是一起因债权双重让与而引发的纠纷。两个受让人中何者方为法律上债权真正的受让人,这是本案亟需解决的焦点。为此,上述案例中受案法院明确了以下两个问题:1、第一次债权让与中,妙鼎公司该项目负责人郁新龙的签名行为,可以看做妙鼎有限责任公司收到该债权让与的通知吗?2、第二次债权让与中,申祥公司向妙鼎公司的承诺书的法律性质是什么,能否认定为债权让与的通知?3、若两次债权让与均属有效法律行为,即出现债权二重让与的情形下,受让人锦策公司与受让人赵文付谁能取得债权。?

 

  案例二:许有利在欠曹学伟人民币2.8万元,在许有利无法清偿的情形下,两人协商以许有利的一套定价为6.7万元房屋抵偿欠款,由曹学伟向给许有利出具一份欠条,金额为房屋与欠款差价3.8万元。许有利另外还欠债权人吴玉启4万元,也同样无力清偿。8月2日,许有利与吴玉启之间达成协议,协议约定,将许有利对曹学伟享有的3.8万余元债权让与给吴玉启,并由许有利出具债权转让通知,经吴玉启转交给曹学伟。12月8日,吴玉启要求曹学伟清偿所欠条所载款项3.8万余元,但曹学伟拒绝支付该笔款项,故吴玉启起诉至法院,要求曹学伟偿还款。

 

  曹学伟拒绝归还欠款的理由如下:1、系争款项3.8万元是房屋抵债时出现的差价款,并非基础债权债务关系所引发的单纯债权。2、2002年9月4日,许有利又与案外人刘长田另行签订了一份债权转让协议书,约定将该笔3.8万余元债权转让给刘长田。事实上,同年9月5日刘长田就持该份债权转让协议书向曹学伟主张归还欠款3.8万元,鉴于刘长田的债权转让通知到达时间早于吴玉启,曹学伟也早已向刘长田清偿了该笔款项。现难以分辨哪一个债权转让通知是许有利的真实意思表示。

 

  以上案例是债权多重让与问题研究中的经典案例,前后两个债权让与的通知先后到达了债务人曹学伟,而曹学伟自认为很难分清前后两次让与中哪次是债权人许有利的真实意思表达。对于曹学伟而言,即使债权人许有利现如今下落不明,亦可通过提存等方式消灭债务,故而风险不大。但对于前后两次受让人吴玉启和刘长田而言,在原先的债务人许有利下落不明的情况下,自然很难向其追究违约责任,那么他们谁能取得债权就显得尤为重要。是先与出让人订立债权让与合同的吴玉启?还是债权转让通知先到达曹学伟的刘长田?抑或是双方的债权均未登记而未取得对抗第三人的法律效力,因此均无法主张债权?第一节由案例引发的思考

 

知网查重学术不端网( www.biyehome.net )全天24小时在线提供论文查重服务,数据库实时更新,成本价提供服务,全网速度最快,30分钟内即可获取检测报告。

 



相关文章